摘要:在与实体硅胶娃娃一起生活以前,一些孤独者置身在感情的荒岛中,或消沉内向,逃避现实,或没法担负婚姻关系的繁杂,一些人放弃了现实中的情感,找寻另一种寄托。

故事来自网友分享(人名均为化名)

在与实体硅胶娃娃一起生活以前,一些孤独者置身在感情的荒岛中,或消沉内向,逃避现实,或没法担负婚姻关系的繁杂,一些人放弃了现实中的情感,找寻另一种寄托。

何文生活在一个爸爸妈妈持续争执的家中,在这样的环境下,不称职的妈妈把自己的不幸强加于何文,对他总是殴打、谩骂,这就造成了他内向、孤僻的性格。他几乎没有朋友,对任何事情都非常敏感,很容易伤害到他的自尊心。

下决定购买实体硅胶娃娃和他的一次将近四年的校园单相思有关。何文连续送出去小礼品,努力创造女生随意敷衍他的小心愿,女生虽然多次接受了他的礼物,但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回应,很少搭理他。一次课上,他给女生买来一支麦旋风,快下课时女生却与另外一个男生一起出现,冰激凌化了,女生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何方,对他的冰激凌毫无兴趣。低贱時刻不断开演,2014年,何文毕业后,和女生分开了,去往了不同的城市,他想,自己将来将应该会一个人过吧。

对何文来说,“渺渺”不仅仅是一个实体硅胶娃娃-实体娃娃网

他喜欢日本动漫,这一年,他先爱上一个动漫角色,《lovelive》的一个人物。2016年初春,何文花7000多元化从网上购买了一个日本实体娃娃(当然并不是日本进口的,那种他喜欢却买不起),实体的那种,这用掉他两个月的薪水。何文与这个娃娃取名为“渺渺”,这一天被它定为“渺渺”的生日。

何文买这个实体硅胶娃娃的第一目的还是为了满足一些基本的需求,性,他晚上下班时会与“渺渺”激情爱爱,这让他感到很满足,但不仅仅是性。后来他又花了不少钱为渺渺增添十多顶假发套、二十多套衣服裤子,而他自己却只有每年换季时才添新衣裳,此时他对“渺渺”似乎有了感情。他们一起溜达,看盼望已久的电影首映,打卡签到美味的饭店,驾车一起旅行。

“渺渺”享有着别的实体硅胶娃娃无法企及的待遇:每年可以过生日,吃蛋糕,与何文一起过圣诞节、跨年晚会,2018年,何文花1万4千余元买下来一套日本茶会洛丽塔,做为与“渺渺”3周年的礼物。因为“渺渺”对何文来说,早已不只是实体硅胶娃娃了。

有了“渺渺”的守候与陪伴,何文已不孤单,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,让何文也越来越有自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