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我是一家实体硅胶娃娃厂的业务员,而岗村就是我的新顾客,他是日本人,全名是岗村太郎。他的订单是我上班以前的第一个大单,他一次性购买6个实体硅胶娃娃,全是高级定制,每一娃娃约30000元,真是有钱啊,不过我也有点不理解,为何他为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这种东西?

故事整理自网络:

一天,前台同事找到我说:“岗村老先生又通电话找你呢。”听见这句话,我脑壳一阵发晕。

对岗村来说,实体硅胶娃娃就是他的亲人-实体娃娃网

我是一家实体硅胶娃娃厂的业务员,而岗村就是我的新顾客,他是日本人,全名是岗村太郎。他的订单是我上班以前的第一个大单,他一次性购买6个实体硅胶娃娃,全是高级定制,每一娃娃约30000元,真是有钱啊,不过我也有点不理解,为何他为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这种东西?

自打12月月初,岗村下了这一订单信息,我的工作压力就非常的大。和大多数日本人一样,岗村对品质的规定十分高。硅胶材料的娃娃他不是很满意,觉得过重,非常容易染色剂沾灰,因此换为热塑性树脂TPE。他让加工厂出示资格证书,证实是新型材料,并不是收购的旧料;头发要特定的,皮肤颜色也历经数次修改,要求不可以有一点偏色。

岗村在美国工作很多年,英文非常流利地。每回接岗村的电話,我都胆战心惊,他的要求实在太多。历经3个礼拜不断调整,娃娃大致合乎岗村的规定,剩余的就是说配假发套和衣服裤子,等候出厂发货。电話里,岗村说:“楚桑,(我姓楚,桑是日文里的敬称)我发现了娃娃有点儿错误,双眼中间的间距,跟我让你的做的有偏差,至少少了两mm。”

我都真没留意这一问题。他太了不起了,在相片上竟然能看得出娃娃双眼的间距和规定差了两mm。我已经想怎样回应,岗村说:“请尽早改动,一定要严格执行我的规定制做,假如不符合规定我不会付余款的。”

后来还是不放心,并亲自到我们工厂来验货。他又瘦又高,一头白头,衣着高档西装和黑色风衣,和电视里一样见人就鞠躬礼,看着和蔼可亲。第一次见面,大伙儿对他印像非常好,但他要求改动的地方太多,厂里员工都会为他一个人的娃娃加班加点。

岗村好像不清楚如今是我国的新春佳节,他跟我说今日工厂为何一个人都没有。我讲:“明日就是说我国的春节了,她们都过年回家啦。”岗村老先生表示抱歉,然后低下头默默地思索了一会儿,跟我聊到以往的事。

岗村年青的时间,专业能力出色,和老婆结婚不久就被企业派往英国子公司当负责人,忙起來的情况下,一年不能回家一次。那些日子他赚了许多 钱,也错过许多 。孩子出生他没有日本,父亲亡故都是之后才知道的,他一直忙一直忙,直到退休回日本,要想好好地跟亲人团圆,跟老婆享受生活的情况下,老婆却患上宫颈癌,很早过世,唯一的孩子跟他一样,都是被派往国外工作中,没办法见上一面。

岗村看见家中的好房子和车库里的好几辆豪华车,察觉拼搏一生,身旁早已沒有一个人。他想起老婆年青时的模样,忧伤得痛心起來。因此把老婆人生道路中好多个关键环节的照片找出来,订制了这些实体硅胶娃娃。

我如梦初醒,原先六个娃娃全是依照他老婆的模样订制的,难怪他不容许有一点缺陷。

他轻拂着娃娃一个一个表述道:“这一是我们完婚的不久的时间,她瘦小,双眼又大又圆;这一是她孕期的时间,点儿胖,笑起來有双下巴,非常讨人喜欢;这是她30岁那一年,内眼角有一点点细细皱褶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慢下来,背对我,已不說話,从他极速气喘的身影,我想他在抽泣。

后来岗村老先生的六个实体硅胶娃娃终于全部做好了。

岗村也常常写电子邮件,跟我说娃娃的状况。他会给娃娃冼澡,穿新衣服裤子,拉着娃娃去生态公园日晒,他的隔壁邻居和盆友都了解他的娃娃,在生态公园溜达遇上,会跟他的娃娃问好。娃娃就好像他的家人。